善良的男人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20集

摘要: :善良的男人/차칸남자 :金振远(《普通的恋爱》) :李庆熙(《对不起,我爱你》《这该死的爱》《圣诞节会下雪吗》) :宋仲基 文彩媛 朴诗妍 李光洙 :韩国KBS 2TV :KBS水木剧 : ...

[剧名]:善良的男人/차칸남자
[导演]:金振远(《普通的恋爱》)
[编剧]:李庆熙(《对不起,我爱你》《这该死的爱》《圣诞节会下雪吗》)
[主演]:宋仲基 文彩媛 朴诗妍 李光洙
[放送]:韩国KBS 2TV
[类型]:KBS水木剧
[播出时间]:每周三、四晚间8点45分各播放一集
[集数]:20集
[接档]:新娘面具
[官网]:http://www.kbs.co.kr/drama/innocentman/index.html
[剧情简介]:《善良的男人》讲述了遭到深爱女人背叛的男人,利用失去记忆的另一个女人来报复背叛自己的那个女人,而在这过程中展开一系列故事的传统爱情剧。

  第1集

  姜马陆奔跑在医院走道内,经过休息室时突然停下脚步,休息室的电视上正在播放韩在熙报道新闻的画面,新闻的内容主要讲的是大韩民国不公平的社会现象,之后马陆被叫去跟教授一起巡视病房,巡视完一圈之后,姜马陆突然叫住医生,问说:教授,为什么不对我们提问题啊?今天是实习最后一天了 别的科室的医生都会对底下的实习医生提问题,就你不提。教授训斥了姜马陆,说他以为穿着白大褂就是医生了吗?提问了你就能给出正确的解决方法了吗?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之类的,马陆就反驳说难道连机会都不给我们吗?这时一个小患者进来了,旁边的人介绍是说他是在家里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的,检查结果之后会出来,他有一个哥哥,正在赶来医院。然后教授就对姜马路说,我现在就对你提问,在两个小时之内找出这个患者的病症是什么?

  然后马路就留在了小孩的病房里想要试着找出他患的什么病,不过一边骂自己怎么这么傻。。。小孩却在一旁朝着要出院,说自己一点病都没有,要出院,还说我要是出院的话谁给我出医药费啊,闹个不停,马路一直安慰他,就说他会给他出医药费,小孩才安静下来,马路开玩笑的打了一下小孩的头,后来小孩就吐了,小孩埋怨马路为啥打他的头,这时马路貌似找到了一些迹象。

  恩起公司的一位理事要去见会长,恩起让他上她的车,因为她刚好也下班回家,两人目的地一样,一起回去,在路上,恩起貌似是给了理事一些下马威,大概是在公司里,很多人看不起她,觉得她一个小丫头懂什么公司经营,然后恩起毒蛇的从另外的角度给了一些下马威,之后差点跟一辆车子撞上,恩起破口就骂人家怎么开车的。。。不是一般的彪悍。。。

  法院判处姜马路5年有期徒刑,转眼6年后,马路身着浴袍跟一名女子在宾馆,女子黏上去,马路提出到此为止吧,给了女子一张支票,女子很生气的说为什么,马路戳穿了女子一开始接近马路的目的,女子惊慌,抓住马路不让他走,说我对你是真心的,一开始是像马路说的那个样子,但是发现他跟别的男人一样,说自己是真的喜欢她...

  第2集

  在熙一时激动说姜马陆不是医生,让马陆停下来,虽然马陆受到了刺激,但还是把急救措施坚持了下去,徐恩琪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治疗后马陆伤心地离开了。

  下飞机后,马陆开车载着载吉,载吉认出了在熙,并说早就知道在熙结婚了只有马陆一直不相信,还问了马陆当时为什么杀人了,马陆一直沉默不语,最后生气的丢下汽车和载吉走了。

  姜马陆走在马路上回想起小的时候,一天和妹妹一起在院子里面洗衣服,忽然冲进来一个满身伤痕的女生,请求马陆在他家了躲一躲,这个女生就是在熙。然后他们一起长大,一起读了大学,在大学里在熙问马陆有那么多女生追他他为什么不选一个,马陆就像在熙表达了心意,在熙幸福的与马陆约定不要背叛她。思绪回到现在,最后姜马陆告诉自己,一切都已经变了,他和在熙都已经结束了。

  俊河到医院去看徐恩琪,恩琪责问为什么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一个不是医生的人,对此很是气愤,恩琪认为马陆是在熙找来想要害死她的人。恩琪听说在熙和马陆是认识的,正好这时恩琪接到电话,被告知在熙从银行取了一大笔钱,于是恩琪命人查清楚这件事。

  在熙来到姜马陆的家里,正好遇见一个男人在质问载吉姜马陆那个牛郎跑到哪里去了,说马陆和他的老婆有染,在熙也知道了马陆现在所从事的行业。于此同时马陆正带着妹妹在医院做身体检查,六年前的病给妹妹留下了后遗症。在马陆家里宰吉告诉了在熙这些年马陆是怎么过的,妹妹的病需要大笔的钱,还有父亲死前欠下的账,马陆又是一个有前科的人,根本不可能找到好的工作赚钱,只有当牛郎赚钱。

  在熙问为他们为什么没搬家,是不是因为没有钱搬家,载吉告诉在熙是因为马陆怕在熙找不到他们所以一直没有搬家,告诉在熙马陆一直在等她。在熙很自责,留下一个信封和许多慰问品之后走了。马陆和妹妹从医院回来发现家里有人来过,宰吉告诉马陆在熙刚走不久,并把信封交给了马陆,俩人发现里面装了十亿,马陆看到钱后激动的冲出去要找在熙,但是没有找到。

  晚上在熙回到家,恩琪拦住在熙并质问在熙为什么给了马陆十亿,恩琪认为是十亿是在熙给马陆的封口费,只可惜任务失败,马陆没有害死她。在熙与恩琪争执起来,恩琪告诉在熙她要帮因为在熙而被赶出家,最终在一个星期后病死的妈妈报仇,她会找出在熙的把柄并把她赶出去。

  在熙被逼只有说是被姜马陆要挟了,说姜马陆是知道七年前恩琪在美国藏毒被调查事件的青年,并以此威胁恩起,如果把这事说出去对恩琪的影响会不好,公司的股东会以此为借口反对恩琪的财产继承权。(七年前恩起的男朋友金正勋藏毒被发现,请求恩琪替她认罪,还说愿意以帮助当时恩起家公司的危机为报酬。)之后恩琪给金正勋打电话告诉他当初替他认罪是因为爱他。

  恩琪告诉在熙她告发了威胁在熙的青年。当马陆去在熙家还钱的时候接到妹妹电话,家里有很多警察。马陆回到家里被警察告知韩在熙告他威胁,马陆被警察带走。之后在熙和律师一起去警察局与马陆对质,在熙只好说姜马陆威胁了她,马陆很伤心。在熙回到家才发现原来马陆把钱还了回去。

  恩琪与父亲因工作发生争执,父亲一气之下说不会把财产给没有能力的人。在熙告诉恩琪十亿已经还回来了,恩琪知道证据不足不能起诉马陆后告诉在熙她是不会放过马陆的,在熙只有继续拿七年前藏毒事件再次威胁恩琪。

  马陆被释放回到家发现妹妹不在家,邻居告诉他妹妹被送到了医院,马陆急忙赶到医院看望妹妹,马陆对妹妹更加的自责。之后恩琪去山上骑摩托发泄愤怒,正好遇见马陆,两人比赛结恩琪起差点从山上摔下去,关键时刻被马陆拉住。

  第3集

  姜马陆及时拉住了即将掉下山的恩琪,把她救了上来。恩琪得救后发现摩托车不见了,激动地要冲下山去找她的摩托车。马陆赶紧拉住恩琪,说刚把她救上来为什么又要寻死。恩琪激动地大喊她的娃娃还在摩托车里面,一边哭喊着妈妈一边挣扎着要爬下山去,马陆发现情况不对,就问恩琪车里是不是有重要的东西,之后马陆冒着危险爬下山去给恩琪找娃娃,当马陆顺利的拿到放在摩托车里面的娃娃后,之前为了安全绑在马陆身上的绳子突然断裂...马陆被送到了医院,医生告诉恩琪因为掉下去的时候挂在了树上而没有生命危险,需要好好休养。之后恩琪到病房里看望马陆,恩琪问马陆是不是认识她并且心有所图,不然怎么会不顾生命危险去替她找娃娃。马陆教训了恩琪,并表示不希望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游乐场里在熙和儿子在一起玩耍,在熙回想起恩琪与丈夫争执的那天,丈夫告诉恩琪不会把财产给没能力的人,也会考虑在熙和在熙的儿子,在熙满怀希望的抱起儿子。这一幕被丈夫身边的安律师看到,他拨打了一个电话给赵秘书,(赵秘书之前被朴俊河委托调查在熙与马陆的关系)刚开始赵秘书不肯承认,在律师的威逼下赵秘书只好说出在熙与马陆是以前是情侣的关系,于是安律师让赵秘书像俊河隐瞒实情,但是俊河仍然怀疑在熙与马陆之间有着一种奇怪的关系。

  恩琪为了给父亲做移植手术去做了检查,可是父亲却不同意做移植手术,认为自己是将死之人不需要多此一举。在熙也奉劝恩琪作为将来集团的继承人应该保重身体,并说自己也去做了检查,结果显示自己的条件刚好能够为丈夫做移植手术,并表示自己愿意为丈夫做移植手术。丈夫听后很感动,决定把名下的一家购物中心转到在熙名下,在熙却请求丈夫不要这样做,她说这是作为一个妻子应该做的,虽然她一直以来不被大家所接受,但是她一直当会长是丈夫,是他们孩子的爸爸。会长再次被感动,决定要与在熙举行婚礼公告世人,要让大家都认可在熙与孩子。

  马陆找人把娃娃还给了恩琪,恩琪想起母亲走的时候把这个娃娃交给她,并让恩琪和她一起走,恩琪却说自己会一直坚持下去,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属于她的地位上,不会像母亲一样做一个失败者。之后恩琪去医院看望马陆,却发现马陆已经出院了,恩琪就像医院问了马陆的家庭地址。

  马陆回到家里,收到了妹妹的短信,妹妹告诉他自己去找她的亲生母亲了,让马陆不要在为她担心。

  在熙来到马陆家门口,准备去找马陆,却被跟踪她的安律师制止,在熙看到安律师后很慌张。

  在熙走后恩琪也来到了马陆家里,恩琪很嫌弃马陆居住的地方,说从来不知道韩国还有这么破旧的房子。马陆就说恩琪对他有意思,不然为什么说了不想再有任何瓜葛还要来找他,恩琪说自己只是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正好此时妹妹可可给马陆打电话诉苦,说找到妈妈了,但是妈妈确是这个样子...在电话里传来了打骂声和可可的尖叫声之后电话就被挂断了。马陆焦急的想要开车去找可可,恩琪却忽然冲上了马陆的车与他理论,马陆说有急事要去一个地方让恩琪下车,恩琪说那就边走边谈。马陆一直吓唬恩琪让她下车,可是恩琪偏偏不吃这一套,还把买给马陆的礼物递给马陆,被马陆拒绝了。恩琪就认为马陆是想要更好的东西,马陆懒得与她纠缠就说忽然对恩琪这种女人感兴趣了,恩琪终于想要下车,马陆此时以牙还牙不让恩琪下车,到达目的地后才让恩琪下车自己回首尔。

  马陆来到了妹妹可可的亲生母亲开的饭馆,看见妹妹的继父冲进来要打可可的妈妈,马陆就上前制止,结果反而被两人联手打了,马陆之前救恩琪受的伤还没好,又被打到了伤口,身体不适的倒在了地上,幸亏可可及时赶到制止了妈妈。马陆身体不适坐在外边休息,恩琪走过来与马陆说话,马陆才发现恩琪还没有走。这时可可的妈妈要求马陆把可可带走,说自己没能力照顾可可,可可绝望的决定跟着马陆回家,最后马陆开车载着恩琪和可可一起回首尔。

  在熙拿着一瓶香槟来找安律师,告诉安律师自己的身世,母亲是妓女,哥哥是赌徒加黑社会,从小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哥哥和妈妈一有机会就想把自己卖到酒楼,是姜马陆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姜马陆是她深深爱过的男人,在熙还把自己杀过人,马陆替她顶罪的事情也告诉了安律师,希望安律师能够帮助她。最后安律师送在熙回家,他问在熙为什么相信他,他是二十多年一直服侍会长的人,在熙说因为她知道安律师喜欢他,最后在熙吻了安律师,这一幕正好被送恩琪回家的马陆看见了。安律师走后,马陆打开车门下车,这时在熙也发现了马陆,在熙吃惊的瞪大双眼,马陆看了在熙一眼后变去叫醒睡着的恩琪,此时恩琪也发现了在熙,于是变故意大声说道对马陆很有兴趣,想要以后继续见面,马陆听后笑了笑...

  第4集

  马陆笑笑没有回答,恩起问马陆笑代表什么意思,马陆就说明天几点见?在哪见?

  次日在熙在健身房锻炼身体,想起马陆与恩起的事情失神差点摔倒,正好被恩起扶住,恩起顺便讽刺了在熙一翻,说在熙马上就要结婚了千万不要出意外。在熙问恩起与马陆是什么关系,俩人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恩起故意表现的很喜欢马陆,还说是自己一直缠着的人。在熙不希望两人联系,只好说马陆是因为恩起的背景故意接近她的,恩起毫不客气的说道就算马陆是和韩在熙一样的人也无所谓,反正已经经历过一次了。韩在熙生气的说道受伤的只会是恩起。

  巧克像马陆道歉,说自己去妈妈那里害哥哥被打伤,还说自己帮不上哥哥的忙,马陆就说确实是这样。巧克听后争辩说自己有时候也会帮一点忙的...

  巧克去参加选秀比赛,结果因为太紧张而发不出声音,巧克失望的独自在卫生间对着宰吉的照片唱歌,却唱出了好听的歌声。

  朴俊河拿着在熙的照片到马陆家附近调查,村民们都守口如瓶的说没有见过在熙,跟踪俊河的赵秘书及时打电话将这件事告诉了安律师。(安律师回想起第一次遇见在熙的时候,当时在熙是个实习记者,要去采访泰山的会长,因为员工电梯满了而去坐议员专用电梯。电梯乘务员告诉在熙议员专用电梯其他人不能搭乘,在熙就像当时同在电梯里面的议员安律师争辩)

  会长找安律师谈心,安律师帮着在熙说好话。

  马陆去找恩起,遇见在熙,马陆装作不认识在熙,还说以前是韩在熙记者的粉丝,不过很遗憾现在不是了。这时候安律师和会长来了,会长问马陆是谁,恩起说是和自己交往的人。于是会长邀请马陆一起吃饭。顺便调查一下马陆的背景,马陆告诉会长自己双亲去世,大学也没上完就被开除了,现在的工作是在酒吧当陪酒。

  会长听后很生气,恩起却说自己不在乎这些,还问当初在熙引诱会长的时候会长对在熙了解多少呢?会长生气的往恩起脸上泼了一杯酒,并让在熙给马陆一笔钱打发掉马陆。在熙问马陆到底想要干什么,问马陆是不是要像她报仇。马陆受到刺激,说如果韩在熙不愿意从这种生活中走下来那么他会先上去,然后把她接下来。

  第5集

  安律师来到马陆所工作的酒吧找马陆谈话,告诉马陆不要在咬着韩在熙不放,不然只会两败俱伤,马陆却告诉安律师他愿意两个人一起死,这样就不会孤单了...

  马陆赶到日本找恩起,当来到恩起房间外发现恩起在认真的工作,不想打扰她,于是一直在门外等着。终于恩起从房间出来,躺在屋外的草坪睡着了。马陆来到恩起的房间,看着恩起手头有好多没完成的工作,于是通宵帮恩起完成了工作,并且在学过经济的宰吉的帮助下找到了帮恩起筹集资金的办法。第二天马陆来到房间外,一把抱起睡着的恩起将她扔进了草坪边的池塘里面,恩起惊醒后发现马陆很是吃惊,马陆鼓励恩起赶紧醒来去打败敌人。两人去吃了早饭,恩起问马陆怎么来的,马陆说自己想恩起了所以来了,还把自己找到的解决办法告诉了恩起,恩起听后很感动,马陆说等她打赢这一仗后再感动也来得及,当恩起起身准备去阻止在熙卖掉青森度假村的时候,马陆叫住恩起在她额头印上一吻。

  恩起拿着资料快速赶往在熙与卖家签约的地方,并且给安律师打了电话说自己找到了筹集资金的办法,请安律师告诉在熙停止出售签约,在熙听后不但不停止,反而提前了与买家签约的时间。当恩起赶到签约地点的时候,在熙已经与买家签约完毕,恩起生气的质问在熙难道没有收到让她停止签约的通知吗?在熙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这时候安律师说是自己没有向在熙传达这个通知,说不希望因为恩起的个人情感而影响公司的整体利益。在熙幸灾乐祸的说很理解恩起的心情,毕竟度假村是她的母亲一手建立的,可是对待公司事业要客观冷静。恩起生气的打断在熙,并且撕掉了已经签好的出售契约书。在熙愤怒的说公司一定会对她进行处理的,恩起说不用在熙告状,她自己会像父亲说明的。恩起拿起电话要打给父亲,在熙生气的夺走恩起的手机并打了恩起一巴掌,告诉恩起卖掉青森的是会长的决定,最想卖掉青森的也是会长。恩起受到打击,悲愤的大喊一声瘫坐在地上。在熙让安律师扶恩起出去休息一下。恩起不要安律师碰她,并说安律师是在熙的走狗,碰她一下就会觉得恶心。这时恩起的电话响了,是马陆打来的。马陆问恩起怎么样了,恩起没有说话,马陆说看来是连刀都没拿出来就输了,马陆让恩起把电话交给青森的买家。之后马陆在电话里揭穿了买家的真实目的,原来这家公司准备把度假村铲平建立一个实验室,然后把化学物质排放到周边的山里面或河里面。之后买家生气的走了,在熙也警告恩起她一定会后悔的,为今天的所作所为。恩起说自己很满足,只要救下这个度假村就足够了。然后恩起与马陆约定时间见面,被没走远的在熙听见了。

  宰吉和女友悠莱又来到巧克打工的地方吃饭,悠莱让宰吉用嘴帮她擦掉自己嘴唇上奶酪,被巧克组织了。这时候有个男人看见宰吉变冲着宰吉叫少爷,可是宰吉死活不承认,说他认错人了,还拉着那个男人出去说话。在外边,宰吉说已经离家出走那么长时间了,早就不是少爷了。而起他自己已经改姓朴了,如果可以他连自己身上的血都想换掉。宰吉从外边回来,悠莱趁机自己咬了自己一下然后陷害说是巧克咬的,宰吉生气的让巧克道歉,巧克不愿意,悠莱又说自己的很贵的戒指也被巧克偷走了,可是宰吉听后却让悠莱滚,说就算巧克会在衣服上乱画,会咬人,但绝对不会偷东西的。

  俊河与会长见面,会长问了俊河该如何处置恩起,俊河提议说让恩起继续留在公司上班然后从工资里面扣除公司损失的钱,如果不够的话可以把自己的工资也补贴进去。会长听后告诉俊河以后就算所有人都反对恩起,不与恩起站在一边,请俊河也一定要支持恩起,站在恩起的这一边,俊河说自己一定会的。当俊河从会长家走的时候,家里的保姆叫住他说照片掉了,是之前俊河看的马陆的照片。俊河就趁机问了保姆照片里的这个人有没有找过在熙,保姆看了之后说见过这个人,虽然没有直接与夫人见面,可是在邮箱里面放了信封。俊河听后很激动,就想到了找大门口摄像机的录音带确认一下。结果在录像带里面发现了在熙亲吻安律师的镜头,俊河很震惊。

  另一边恩起为了和马陆见面还特意化了妆,穿了裙子。这时在熙给马陆打电话说想见他,求马陆给她十分钟,两人约在海边的桥上见面,在熙说了很多马陆都不理会,最后在熙跳进了海里面。马陆很慌张,跳进海里把在熙救了出来,把在熙送到酒店在身边照顾她。在熙醒来问马陆是不是没有还没有忘记她,不然为什么救她,让她死了算了。在熙说自己一定会回到马陆身边的,请马陆相信她并等她。马陆听后很生气,问韩在熙到底有没有底线?到底想要堕落到什么地步?如果之前自己还会被她骗到,不过以后再也不会了。

  马陆走后忽然想起之前与恩起约定见面,就赶紧赶到了恩起住的地方发现恩起不在,最后在两人约定的地方找到了恩起。马陆很感动,吻了恩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