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医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22集

摘要: :仁医/Dr.Jin :韩国MBC :MBC周末剧 :2012年05月26日 :每周六、日 晚9点50分各播放一集 :神的晚餐 :韩熙 :韩志勋 全贤贞 :宋承宪 金在中 李凡秀 朴敏英 :预计20集 :根据日本漫画家村上纪香的原著漫画改编 ...

  第16集

  李昰应中枪,英徽、周八前去追踪凶手。英徽与景卓交战,彼此认出对方,景卓大为惊讶。陈赫将李昰应带至春红处救治,春红为其输血;周八将景卓打晕带走。被贬的金大钧回到家中。陈赫偶然发现英莱信奉天主教。春红依旧劝说陈赫不要违背历史。周八痛打抓回的景卓,逼问他幕后主谋,却反遭景卓耻笑。

  陈赫被召入宫,却被御医阻挠而未成功诊治主上。归来的路上,陈赫撕毁了剿灭天主教徒的榜文,此时突然遇到头痛状况。李昰应突然心跳停止,陈赫赶来为其急救,头痛状况又在出现。李昰应醒来,陈赫向他道出自己来自于未来的事实。

  英徽来见景卓,告诉他李昰应得到救治的事情;英徽拉拢景卓一同去打破旧格局,景卓耻笑英徽纸上谈兵。英莱意外得知是景卓开枪打伤了李昰应。李昰应向陈赫打听历史的发展趋势,陈赫说出李昰应未来将处死众多天主教徒,李昰应与陈赫约定,绝不会处死天主教徒。

  英莱逼问周八终得知景卓被关之地,遂即刻前来。主上病危,陈赫束手无策,李昰应进宫拜见。英莱再次前来欲救景卓,景卓却已逃走。哲宗离世,在后嗣确立问题上,左相与李昰应针锋相对。景卓来到旧居,回忆着小时候的自己,决心自尽,英莱赶来阻止。

  李昰应约见左相,欲用权势为条件让左相帮助命福获得王位,左相本不为所动;李昰应拿出他欲加害宗亲的证据,终逼左相就范。陈赫因反复头痛终昏倒。深夜雨中,景卓跪拜在左相府门口。陈赫醒来,春红向他道出,他没改变一次历史,脑中的肿瘤将长大一次,陈赫震惊;春红请求陈赫勿再搅乱历史,否则他将永久泯灭。

  大妃娘娘面前,左相与李昰应针对王位后嗣问题得出统一结论,共同推选命福为王。左相饶过景卓,还首次破例让景卓称呼自己为父亲。陈赫头痛加剧,自感不久将回到未来。

  第17集

  陈赫头疼欲裂,春红的话在他耳边不断回响。春红、周八与李昰应共同庆贺命福即将称王的事情;周八被李昰应封为四品官。晕倒的陈赫终于醒来,英莱对陈赫的“病”焦急万分。

  英徽向李昰应献计,决定拉拢景卓。金大钧撺掇父亲盗取玉玺,景卓却表示此法不妥;为表示自己的忠心,景卓被迫接下盗取玉玺的命令。景卓意外得知左相对自己仅仅作为护主的狗看待,不禁伤心落泪。英徽找到喝闷酒的景卓,并劝说他加盟于自己的队伍,景卓不屑。通过春红的指引,陈赫知道自己第二天即将回到未来,然而面对英莱,陈赫生出太多不舍。

  深夜,景卓带领亲信支走大妃娘娘侍从,并来到大妃殿成功盗取玉玺。翌日,命福称王,众人拜谒;新王手举玉玺向众人展示,左相一党始觉被骗。受到封官的英徽回到家中,英莱和母亲喜极而泣。李昰应与陈赫见面,大赞其能力,陈赫表示自己只能辅助至此。李昰应秘密接见已“倒戈”向自己的景卓,为他大画朝鲜未来的美丽蓝图。

  陈赫教英莱用手术刀,英莱频频失误,陈赫一反常态的批评了她。景卓找到出来透气的英莱,面对景卓,英莱充满愧疚。李昰应鼓励命福尽早亲政,暗指尽快赶垂帘听政的大妃娘娘下台,此举引来大妃不满。李昰应不满大妃想要外戚专权,于是和英徽密谋,决定尽快除掉大妃一党。陈赫向英莱提前告别,并劝说英莱少去教堂祷告。

  李校理找到陈赫,希望他为自己的夫人接生;陈赫在提前检查之时却发现李夫人胎位不正。李昰应按照自己的意愿委任了官员,大妃十分气愤;李昰应则大讲治国之方,迫使大妃让步。陈赫写下历史给李昰应,并再次与他约定决不惩治天主教徒。大妃娘娘与左相联手欲立新后嗣,同时立下誓约。

  金大钧意外发现景卓投靠了李昰应,急忙向父亲告密。原来,景卓是故意倒戈向李昰应的,他成为了左相放在李昰应一党的间谍;左相告诫景卓要小心,不要让李昰应察觉。李夫人难产,陈赫被迫决定在无麻醉条件下为其开刀;李昰应假意前来慰问,实则逼迫李校理转投靠自己。

  第18集

  陈赫紧急为李夫人实施剖腹产;室外,李昰应与李校理两人却因政见大为争执。经过众人急救,李夫人终于顺利产下男婴。李昰应欲让陈赫说服李校理投靠自己,陈赫不允。许医员故意为陈赫和英莱制造共处空间,两人闲聊的很愉快。

  英徽向李昰应献计,决定审讯李校理以逼其就范,李昰应不敢下此决心。李校理与夫人商议之后,决定投靠李昰应。李昰应与李校理逼大妃下台,大妃严厉斥责了他们。左相派景卓盯紧李昰应的动向。陈赫救治了被气晕的大妃,大妃醒来决定下台。下朝的李昰应和左相针锋相对。李昰应召见陈赫,陈赫对其施政产生不满。

  李昰应的夫人找英莱救治受伤的神父。景卓深夜潜入宫中盗出陈赫写给李昰应的关于历史演变的书信。英莱请陈赫帮忙救治神父,陈赫欲为其注射盘尼西林,神父拒绝。英莱被迫现出天主教徒身份,终成功救治神父;随后,陈赫拒绝英莱参与对神父的下一步治疗。李昰应不顾左相等人反对,终推动撤废书院行动。景卓再次研读陈赫写的书信,发现陈赫的“预言”果然不错。周八带人平息了书院学生的示威。景卓决定帮助左相与李昰应对抗。

  景卓来到内医院找陈赫,并询问他的真实身份,陈赫虽沉着应对但发现景卓已知自己真实身份。李昰应等人在春红处饮酒,陈赫前来找春红但随即头痛晕倒。英莱欲带神父前往活人署治疗,官兵随后却抓捕了其他天主教徒。英徽找景卓帮忙放出李昰应的夫人,景卓搪塞不予放人;李昰应被迫下令释放全部天主教徒。陈赫醒来,向春红讲出自己梦到美娜生命垂危,春红假意安慰。

  景卓向左相禀报,李昰应释放了自己天主教徒身份的夫人,左相大悦。左相等人在朝堂就李昰应释放天主教徒一事发难,英徽等人向李昰应进言欲抓捕所有教徒;得知真相的陈赫为了英莱前来阻止,李昰应不允,与陈赫发生激烈争执。李昰应向王表示了惩治教徒的决心,官兵遂展开大规模的抓捕。陈赫想前往帮助英莱,无奈头痛发作并感觉美娜离世。英莱欲带神父逃离,不幸被捕。

  第19集

  李昰应无奈上疏惩治天主教徒,左相出言讥讽。官兵张贴出英莱和神父的画像,欲抓捕两位;陈赫欲营救英莱,两人发生争执。景卓拜见父亲,左相再次吩咐景卓要盯紧李昰应等人的动静。陈赫找许医员帮忙,将英莱和神父以“尸体”为名护送出城。李昰应与英徽、景卓商议,决定从李校理手中得到大妃与左相签订的誓约书。陈赫想着历史,决定无论如何要阻止半岛战争;

  在等待英莱的时候,陈赫偶然碰到一个叫陈顺英的小朋友,与其玩耍之际却突然产生触电的奇怪感觉。通过景卓告密,左相众人知道李昰应在打誓约书的主意。李昰应借故探访李校理,向他打听誓约书的事情,李校理假言搪塞。神父欲前往清国带来舰队拯救被捕的朝鲜天主教徒,英莱阻止,陈赫却表示无可奈何。深夜,周八等人扮作盗贼潜进李校理家假意偷取誓约书;左相猜测李昰应已得到誓约书而十分气愤,景卓誓死保护父亲。

  得到英莱指点,陈赫再次找到李昰应,以阻止战争为名说服他,并同时提出可提前实施户布制以稳定民心。陈赫引领李昰应来见神父,景卓派人尾随而至;最终李昰应与神父达成一致意见,并决定马上释放所有天主教徒。景卓利用英徽得知李昰应与神父见面的消息。经过盗窃一事,李校理决定将誓约书交给李昰应。景卓亲自追捕神父,成功抢到李昰应与神父签订的盟书。陈顺英因捡陈赫送给他的纸飞机而受伤,陈赫在救治孩子的时候又产生出奇怪的触电感觉;更在即将为他缝合伤口之时出现身体逐渐消失的状况。

  左相拿着李昰应的把柄要挟他,李昰应被迫就范;英徽开始怀疑景卓为间谍。英莱感到陈赫与陈顺英之间有莫名的关联。陈赫察觉出美娜与英莱之间的联系,遂找到春红并质问她为何要欺骗自己。

  许医员告诉陈赫,英莱又被抓捕。李昰应与左相秘密会面,李昰应请求左相务必保住命福的王位。景卓发现自己抓捕到的竟然是英莱。陈赫质问李昰应毁约的原因,李昰应却表示自己即将退出政坛,陈赫惊愕。

  第20集

  陈赫鼓励李昰应与左相继续斗争,李昰应为了命福却做好隐退的决心。左相决定将李昰应与神父签订的盟书交由户曹保管。李昰应召集的酒宴上,仅有周八、李校理、春红几人,李昰应却不以为然,决定与众人痛饮。英徽来探望狱中的妹妹,并劝说她弃教。景卓请求父亲释放天主教徒,左相不允,意欲严惩。陈赫来到酒宴上痛骂李昰应;春红想阻止陈赫对英莱的施救,陈赫却并不理睬。景卓按照陈赫的指引得知了历史的发展,有些错愕。陈赫苦苦劝说英莱弃教。

  翌日,景卓护送李昰应与神父的盟书至户曹,途中遇到英徽等人的埋伏,景卓假意受伤帮助了英徽。金大钧亲自审问天主教徒,英莱最终仍选择守护教义,即将行刑之际终于接到释放教徒的圣旨。被释放的英莱向陈赫坦白她没有弃教,陈赫没有责怪英莱;英莱得知陈赫因为自己而改变了历史。景卓向左相请罪,并呈上书信给父亲。

  朝堂上,因为释放天主教徒一事,李昰应与左相针锋相对;李昰应还顺势推进了户布制。左相开始怀疑景卓,金大钧主动请求负责调查。李昰应向陈赫讨教历史,陈赫不允。景卓给陈赫带来他写给李昰应的书信,陈赫惊讶。

  左相假意请陈赫为自己检查身体,实则探问陈赫未来人的身份;前来拜见父亲的景卓看到陈赫有点诧异。陈赫拒绝向左相透露历史,左相派景卓找出神父。左相用天主教徒的性命作威胁,逼迫神父将军舰带至朝鲜。

  周八发现神父出现在左相家,急忙向李昰应禀报;左相派景卓杀掉神父周围的随从,以逼迫神父带来战争。李昰应怀疑陈赫向左相道出朝鲜的命运,陈赫怅然离开。春红告知英莱真相,英莱向陈赫道歉并挽留他。陈赫收拾好包袱准备永远离开,春红阻拦无果却意外发现有人要劫杀陈赫。春红救下陈赫,并拼尽最后力气告诉陈赫美娜已死。

  第22集

  战争(丙寅洋扰)爆发,皇宫内人心惶惶。金大钧搬弄是非,将矛头指向兴宣大院君,大院君决定御驾亲征江华岛,陈赫知道历史上大院君并未亲征,心中十分忧虑。

  兴宣君让英辉说服吴景卓同行,遭到了景卓的断然拒绝,而此时景卓心中也酝酿着为父亲报仇的计划。

  江华岛战事吃紧,兴宣君与陈赫设计了声东击西的策略,由陈赫和吴景卓潜入城内救出英来。英来向陈赫说出了顺应命运一心求死的想法,并道出自己已经知道美娜已死,不希望陈赫为自己白白牺牲。

  陈赫和英来被法军包围,景卓冲进来搭救二人,却身中数刀不治身亡,临死时再度表达对英来的爱慕之情,英来十分悲痛。而英来也因为被弹片击中,昏迷过去,生命垂危,陈赫为英来做手术。

  手术很成功,陈赫在给英来取水的时候遭法军袭击,生命垂危之际穿越回了现代。

  回到现代的陈赫,被同事告知自己脑中取出了胎儿状肿瘤。

  美娜突然心跳停止,陈赫在被告知没有希望的情况下仍然不停地为美娜治疗,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屡次挽救英来性命的画面,美娜终于恢复了心跳。

  陈赫在医院走廊上看到了幼年时期的春红,方知道当年春红并未欺骗自己,十分痛悔,于是鼓励小春红,告诉她一定能够回去,并且让春红替自己带话,说美娜没死。

  医院发生了一些改变,陈赫知道是自己改变历史所致。陈赫在图书馆翻阅关于活人署的文献,发现了英来的事迹,得知英来一切安好,心中也十分安慰。

  美娜醒来了,陈赫掏出戒指向她求婚,两人十指紧扣,一对经历了生死考验的恋人从此不再分开。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